翾翾资讯网

日落西山头,人约蔷薇后

2020-08-08 06:02:00

绿树阴浓夏日长,楼台倒映入池塘。水晶帘动微风起,满架蔷薇一院香。是的,去年此时,当我第一眼看到杜旭的时候,我想到的就是这首诗。

  那年的中考让我活活褪了一层皮,无论如何,我终于考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。入学报到那天,父母亲自把我送到班里,然后在教室门口拉着班主任热烈讨论。三人言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,我在一旁干站着无聊得要死,只好打量着楼前花园里的景致解闷。

  学校的花园很漂亮。虽然很小,却有青青修竹,淙淙流水,以及很多我叫不上名字来的颜色素雅的花卉。但那一架从花廊顶上瀑布似的垂下来的蔷薇我还是认得的。

  就在我看到那架蔷薇的时候,杜旭走进了我的视线。

  杜旭实在算不上好看的男生,吸引我的,是他那种温和、宁静的气质。像这样额头光洁、目光平静的男生,我还是第一次见。特别是他那种温和的神态,如同一杯绿茶那样滋味鲜凉而气色清香。总之,当杜旭从一架蔷薇后面走出来时,我觉得他与这个典雅的小花园那么贴切地融合在一起,简直有古诗的意境。

  杜旭是本届中考的榜眼,名人,而且是我们隔壁班的,所以没几天我就知道了他的名字。我从小就特别崇拜学习特好的男生,仿佛学习好人就很强大似的。于是杜旭当之无愧地成了我的偶像。

  后来又听说他的书法也很棒,一笔圆润的隶书,连书法协会的老先生们都称赞有加。我不禁想,他那种温润的气质,肯定得了三分隶书的魂魄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跟杜旭没有任何接触。我们学校的校风非常严谨,每个人都以学习为第一要务,以考大学为终极目标,个个目不窥园、心无旁骛。而且,在我们小城里男女之防还是很受重视的,彼此多说一句话都怕遭人非议;早恋的最高形式也就是递递条儿。

  我当时还没有花痴到给杜可是婚后,梅佳清楚地感觉到,林翰对自己是感激多过爱,他甚至并不爱她,他只是受了伤,需要个女人抚慰他的伤口,让他不再疼痛。他爱的还是冉晓宁,从他看照片时那满眼的深情就知道。旭递条子的程度,我有其他的方法接近他。女孩儿都有这种小心思。我的一个初中同学(也是女的)跟杜旭分到一个班,而且恰好坐在他前面,每天上午大课间的时候,我都会去找那个同学聊天。聊天的时候,我会趁机瞟上杜旭几眼。

  真的,只要看到他,就觉得这一天好充实、没白过;如果没看着,到了下午,一定再找机会过去。

  就这么着,几个月过去了,我们居然有了接触。其实也就是大家在一起讨论英语语法、化学方程式什么的。纯洁得很。那段日子,因为有机会跟他说话,我觉得世界每天都是阳光灿烂鸟语花香。

  高中的第一年很快地过去了。夏天蔷薇花开的时候,我们升入了高二。高二开学后一周就要文理分班,这可是让我跟他在一个班里读书的大好机会。可是,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有天,她突然接到老师的电话,老师告诉她,妻子前不久病逝了,儿子也出国了,他现在是个人。又问她:“你现在过得好吗?”又问她:“这个周日你有时间吗?我们见个面吧!”她顿时心乱如麻,脑子里片空白。有多少次,她想过和老师重逢的画面,现在真的要来了,她为何却是这般的胆怯。选择。我的物理成绩惨不忍睹,只能读文科了;可他呢?他的成绩那么好,读文科理科都可以。万一他读理科怎么办

  我仍然每天跑去假装抬眼看去,那只是幅用众多的小拼块拼成的画而已,因为长年随着女主人旅途的辗转与岁月的流逝,早就失去了它原本鲜亮的色彩,整幅看上去灰蒙蒙的,同时因为它没有太多的意境在里面,反而给人种过多商业的气息。聊天?万一我们被调换了教室,不再是前后相连一墙之隔怎么办?我每天从走廊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去聊天?别人会怎么看?这一连串的问题整个暑假都困扰着我。我想了又想,最后决定去找他谈一谈。如果他选择文科,那最好;如果他选择理科,那我也选择理科,争取跟他分到同一个班里去。

  可怎么跟他谈呢?当着别人的面问这个问题太露骨了,那就只有有吴昕陪在身边,我在市场帮父母卖菜时,再也不会难为情了。她热情洋溢的笑脸,甜甜的吆喝声,为菜摊引来了不少顾客,那些大娘、大妈一边挑菜,还会一边逗乐地询问我们是不是姐妹花?“是呀!是呀!我们是最好的姐妹花!”在我还不知道如何回答时,吴昕已经乐呵呵地说了。望着她如花的笑脸,我心里暖暖的。单独谈了。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设计这次浪漫的谈话,又花了一整天来积聚勇气。第三天的大课间刘成强就开始给黄玲说拍摄的过程,首先从门进来,然后到浴室。刚开始,黄玲还很腼腆,但看着丈夫可爱的样子,她也就大方起来。黄玲本来就生得漂亮,加上婚礼上特别化了妆,镜头里的她妩媚万千。拍摄完黄玲洗澡的镜头,小艳就让黄玲自己拍刘成强。小艳离开后,两人又互相拍了阵。随后就用角架把摄像机架在了床前……,我走到他面前说,这本英语题你上次跟我借来着,你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在别人看来该是冰雪聪明、柔情如织的女子,却偏偏读不懂、等不到、守不住爱情。拿去看吧。说完,就把书塞给他,头也不敢回地跑了。

  钱钟书老先生说过,男女之间借书是件很微妙的事情,因为借的必定要还,一借一还就可有两次接触。不过我可等不到杜旭还书的时候,我直接在书里夹了一张小条儿(我还是给男生递条儿了),上面写着:日落西山头,人约蔷薇后。

  接下来的两节课,我的脑子完全空了。我揣测着杜旭的反应,脸色阴晴不定,同桌还以为我身体不舒服。

  中午放学时问题就解决了。我在走廊里碰到他,一句“我们都现实点吧”,让我止住了泪。或许,爱情本来就是不堪一击的。一场车祸,让我们把三年多的所有熟悉都统统还给了陌生。不是彼此不爱,而是不能再爱。他对我报以羞赧的一笑。这肯定是他答应赴约的表示。我一步三蹦地回家吃午饭去了。

  那个下午的自习课好长啊。我做完了所有该做的习题,背完了所有该背的例句,甚至还写了一篇作文来练笔,可还是没到放学时间。我的心都快焦了。终于,放学的铃声响起。我故意磨磨蹭蹭地收拾书包,等所有的人都走了,便贼一样悄悄地溜到花园里,躲在蔷薇架后面。

  那架蔷薇种得真是好。柔嫩的枝条瀑布一样直垂到地上,层层叠叠开满了粉色的花儿,仿佛一张精美厚实的波斯挂D毯。我一直喜欢躲在蔷薇架的阴凉中读书。而今天的心情更不寻常。

\

  我甚至轻声曼吟:绿树阴浓夏日长,楼台倒映入池塘。水晶帘动微风起,满架蔷薇一院香。是的,去年此时,当我第一眼看到杜旭的时候,我想到的就是这首诗。闲适、清凉、优雅,就像杜旭给我的感觉。

  我满心欢喜地等着。不一会儿,一个人影朝这边移了过来,到了花架前便停住了,似乎也在等待着什么。一定是他。我猫着腰溜出去,准备吓他一下。

  迎接我的,却是班主任两道冷森森的目光。

  我浑身僵硬。班主任什么都知道了,从他看我的眼神我就明白。过了约20分钟,她听到外面有脚步声,于是就大喊外面的人来救她的老公一定是杜旭告发了我。完了!死定了!!

  “怎么还不回家?”班主任说。我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,愣愣的,一动不动。

  “快回家去!”他大喝一声。

  “啊!”我被惊醒了,以丧家之犬的速度冲出了学校,冲回了家里,冲进了自己的房间,扑在床上号啕大哭。我哭了一整晚。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男生,第一次给男生递条儿,第一次跟男生约会,就这么被毁了,就这么被出卖了。杜旭,我决不饶恕你!

  可是,杜旭为什么会告发我呢?一定是因为我不漂亮。我望着镜子中泪水滂沱的自己,蒲公英似的头发,可笑的宽边眼镜。多普通的女生啊,那么优秀的男生怎么会看上你呢?说不定他会认为接到你的条子对他也是一种侮辱。你的成绩也不配他啊。

  我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,终于使心情慢慢平静下来。我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,决定反击。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去面对父母的追问与老师的责难,同时决心努力学习证明我的优秀。

  出人意料的是,第二天,父母并没有追问这件事(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很懂得保护自己的女儿)。我来到学校,毅然决然地在分班表上填下“文科”二字。一旁的班主任什么都没说,看我的目光里却带着几分嘉许。

  分班的结果很快出来了,我读文科而杜旭读理科。我们都换了教室,再也不是一墙之隔。我们很少能碰到。我也没有去讨还那本英语题。每天,我认真听讲、认真记笔记、认真做习题,努力地把成绩提上去。

  高别提他了,顿饭下来,他的眼里只有蜜汁梅肉,扫都没扫姑娘们下。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对姐妹们带来的帅哥下手考放榜的时候,我小小地吃了一惊。我不知道自己跟杜旭报的竟是同一所学校,而且都被录取了。他读本硕连读的医科,而我是外语系。北上首都的火车上,我们竟然坐在同一节车厢里。

  我不想跟他说话。他到我的铺位来了几次,想要挑起话头,都被我用眼睛瞪了回去。再后来,进了大学,我换上隐形眼镜,留起长发,居然也有男生对我表示好感。有人送花,有人打水,还有人递条子写“月上柳梢头两个星期后就是韩小朵19周岁生日。韩小朵最近忙着筹备生日宴会,每天回到宿舍倒头就睡。安七七看着小朵甜美的睡颜,不禁嘴角微翘。她喜欢有小朵这样的女生做朋友。韩小朵虽是富家女,却不傲慢。至少,韩小朵对安七七没有一点歧视。,人约未名湖”。

  大二的寒假,我们一群高中同学跑去拜望恩师。我们在室中围炉而坐,言谈甚欢。忽然,班主任开始拿我打趣,说那么老实的女孩子也会给男生递条儿。

  这些年我的脸皮早就磨厚了,哂笑着说谁让人家优秀嘛。班主任满脸鄙夷,说刘济成那小子除了长得好还有哪一点好。我愕然:刘济成是谁?一女同学插话道,就是跟杜旭坐同桌的帅哥,我也暗恋他好久呢。班主任继续道:那天语文课上他看英语题,被我没收了,谁知书里还夹着张条儿。我一看就是你的字。日落西山头,人约蔷薇后。还挺浪漫。

  大家哄堂大笑,而我如遭五雷轰顶。我无比悲伤地喊了一句:“那张条儿,我是写给杜旭的!”

  然后,每个人都愣住了。

  又是北上的火车,我坐在窗口看外面明灭的灯火,想着自己那些年的自作多情庸人自扰,忍不住花痴似地笑。一旁的好友支支吾吾地说,听说杜旭现在已经有女过马路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牵起严雨泽的手,每次出去吃饭他都会选择严雨泽喜欢的餐厅,甚至还会在严雨泽穿了新衣服的时候与她拍合照给她由衷椀儿说:“就算再难种的花,只要我天天照看它,它一定能长出花来。这不,现在它突然开花了,这就是老天让你一定回家的。”的赞美。总之,对严雨泽的点点滴滴他都很上关于那天的寒冷,我的记忆如此深刻,以至于在回想的同时,几乎又如当初那般的轻微鼻塞起来。我还记得我的帆布鞋踏在雨里,湿透的脚心一片冰冷。心。严雨泽从来没想过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大男孩会这么细心,她的内心也不禁有些感动。但是她依然清楚自己的立场:她只是照顾两个孩子的家教。友了,又赶紧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,两条腿的人还不到处都是吗。我终于忍不住,哈哈地笑出声来。我告诉她自己在这个假期里最大的发现——原来,年少的时光无论当时多么难堪,回首时却都是如此美好。

推荐
·茅山养鬼之法
·用热忱去生活
·命丧鬼蜮
·神秘的佛牌
·选组长
·欺人者自欺
·手心里的爱
·可怕的阻隔
·词国皇后李清照的生活悲剧 李清照代表作
·慢点的手表
排行榜
·日落西山头,人约蔷薇后
·清史上唯一位份比侄女低的皇贵妃
·黑心郎的由来
·不要在最好的位置上睡觉
·棋坪山“石担”传说
·命丧鬼蜮
·神秘的佛牌
·选组长
·不务正业
·欺人者自欺
图片
貔貅的知识
张氏诡谈之我要杀了你
关于我们 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本站导航   |   网站留言   |   本站招聘